永利 > 永利皇宫注册网址 > 新疆太谷南畛墓地意识金元砖室墓和西晋家族墓

原标题:新疆太谷南畛墓地意识金元砖室墓和西晋家族墓

浏览次数:195 时间:2019-03-16

 

图片 1

宁夏固原市南塬唐墓发掘简报

  此次发掘的三座金元时期砖室墓形制各异,共同点是都带有壁龛,墓向一致,均朝向东南方向。M12和M7为常见的多边形砖室墓,叠涩穹窿顶,由墓道、墓门、甬道及墓室等几部分组成。其中M12墓室平面呈八边形,室内基本素面无装饰,后壁有一龛;室内放置二次葬或火葬人骨4具,两男两女;出土器物有瓷钵、瓷盒、瓷灯盏等7件。M7墓室平面呈六边形,墓门及墓室有门簪、斗栱等简易的仿木结构,并施有红彩;除甬道所在壁外,其余5壁各有一龛,龛内多放置二次葬或火葬人骨,性别有男有女;出土器物有瓷碗、白瓷渣斗等3件。M6形制及葬法最为特殊罕见,现重点介绍如下。

  
    墓室北侧放置一东西向青石质石棺,长2.2、宽1.01、高1.12米。由盖、底、头挡、足挡及南北两块棺帮组成。棺盖呈圆弧状,阴线刻四朵莲花及一畏兽头,头挡刻朱雀;足挡刻玄武;北侧棺帮刻青龙;南侧棺帮刻白虎。棺内有三具人骨,随葬器物为一面铜镜和东罗马金币一枚。

(来源:光明日报)

  (2)天王俑1件(M36:2)。天王俑身着明光铠,头戴盔,头盔顶部有扁圆球凸起。

  M15白玉头花

    张盛墓,位于张猥墓正北约30米。长斜坡墓道单室土洞墓,坐北朝南,平面呈甲字形,自南向北依次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平面呈南宽北窄的梯形,东西两壁自南向北趋于内斜,长斜坡底。墓道长4.9米、南宽1.2米、北宽1.0米。甬道平面呈长方形,拱顶。顶及东西两壁上部已坍塌。进深0.5、宽1.42米。土坯封门,已倒塌。墓室平面为横长方形,穹窿顶。顶及四壁已坍塌,东西长2.42米、南北长2.16米、四壁残高1.1米。墓室淤土内发现棺木朽痕,扰乱严重,尺寸不详。墓室西北角发现两个头骨及大量散乱人骨。由于该墓被严重盗扰,仅出土铁铺首、银簪及墓志一合。

武敬墓志

  [15]荣新江《北朝隋唐粟特人之迁徙及其聚落》,《国学研究》第6卷。

  清代家族墓葬

    根据墓志记载,墓主人张猥,字奴猥,南阳白水人,后移居长安。为战国时韩国国相张开地、张平及汉代张良的后裔。张猥一生笃信佛教,好讲佛经,晚年及假京兆郡守。享年九十一岁,以北周天和二年(567年)十月十七日迁葬万年县胄贵里,赠雍州骆谷镇将。张猥有三子,景遵(张政)、景保、景兴(张盛)。

  M42和M43共计出土器物90余件组,另有铜钱3枚,出土器物以陶器为主,器形主要有人物俑、陶塑动物、车、陶棺、仓、灶、釜、罐、碗、杯、盏、盘、筒形器等,瓷器较少仅出土3件,器形主要有碗、罐。金属器主要有笄、簪、盒、牌饰、龙形饰等,玉石器有玉件、绿松石、水晶珠等饰品。

  (4)镇墓兽2件,有人面镇墓兽和兽面镇墓兽两种。

  M16鎏金铜带扣

  
    甬道及墓室南部出土陶俑、陶井、陶磨、陶碓及墓志一合。陶俑有武士俑、镇墓兽、风帽俑、笼冠俑、骑马俑、执箕女俑等。武士俑呈站立状,怒目圆睁,高鼻阔口,头戴兜鍪,肩披护膊,身穿明光铠,下着大口缚袴,左手持盾,右手握拳,拳眼中空,原应握有武器;镇墓兽呈蹲踞状,头顶生一角,人面兽身;风帽俑头戴风帽,身着交领右衽窄袖宽袍,左手下垂,右手握拳置于胸前,拳眼中空;笼冠俑头戴笼冠,身着交领右衽宽袖长衫,双手拱于腹前;小冠俑头戴小冠,身着窄袖长衣,左手下垂,右手置于胸前;执箕女俑跪坐于地,双手执箕。骑马吹排箫俑头戴笼冠,身着交领右衽宽袖长衫,系白色腰带,端坐于马上,双手握排箫,做吹奏状;骑马铠甲俑头戴兜鍪,肩披护膊,身穿铠甲,身体略向左侧倾斜,骑于甲马之上。除陶俑外,还出土陶井、陶灶、陶磨等模型明器。

女俑

  ⑨徐殿魁《唐镜分期的考古学探讨》,《考古学报》1994年3期。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晋中市考古研究所 太谷县文物旅游局 王俊 穆文军 贾志斌)

 

  M42墓道位于墓室之南,平面北宽南窄,剖面口大底小,上口长2.6米、北宽1.2米、南宽0.9米,墓道底长2.4米、北宽1.05米、南宽0.75米,底部从南向北呈斜坡状,南高北低,坡度约4度,北与墓室口平行,最深处距离地表12米。壁面较平整,内填五花虚土,含蜗牛壳,青、白瓷碎片,黑陶残块等。东西壁椭圆形脚窝各18个,上下间距0.5~0.6米;在距地表深7.5米处的墓道北端填土中发现青石质墓志一盒,发掘时字面扣合于内。

  该墓早年盗掘严重,在墓室上部扰土中发现有牛的肩胛骨,兔的头骨和鸟类骨骼。墓内出土遗物均分布在墓室东侧,出土遗物有天王俑、棺钉、陶罐等。

  M14为三墓道三室砖墓,每一墓室单独配一条墓道。墓葬通长13.61米、通宽13.6米、自深3.4米。墓道均为前窄后宽的长梯形土坑,其中中墓道较东西两墓道长。中墓道后端两壁分别砖砌大型券顶壁龛1个,龛口用条砖垒砌封堵,龛内残留有泥俑。墓道后端接横向长方形土圹,土圹内周围留有约1米宽、1.7米高的生土二层台。二层台内并列砖砌三个墓室,室墙均为条砖错缝平砌,白灰抹缝,室底未铺砖。中室呈方形,长、宽均为3.82米;东西两室形制大小相同,呈南北向长方形,长3.82米、宽1.28米。相邻两室间的隔墙均有一券顶过道相通,过道口内原有垒砌条砖封堵。现存室壁可见一到两层券顶壁龛,诸龛大小有别,龛内现已空无一物。每条墓道和墓室间都有双重砖砌券顶甬道,每重甬道外侧有一道封门,外侧甬道垒砌条砖封堵,内侧甬道垒置3块厚石板封堵。甬道及封门通长约1.42米。中室的两重甬道均较东、西两室的两重甬道规模略大。三个墓室内木棺及人骨均扰乱严重,可辨头向均朝南。中室为主室,并列放置三副木棺及人骨,西室和东室内均放置单棺。

图片 2

瓦楞帽男俑

  ⑥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偃师杏园唐墓》第32页,71页,科学出版社,2001年。

  此次太谷南畛墓地的发掘,为金元时期和清代山西晋中地区的葬俗葬制研究提供了一批难得的实物资料。两处排列清晰的清代家族墓地的发现,对今后当地清代家族葬制及礼制的研究意义重大。其中两座大型的双墓道双室和三墓道三室砖墓,在晋中地区以往的考古发掘中尚属首见。此外,三座金元时期的带龛砖室墓,在形制和葬式方面均颇有特色,尤以M6为甚,无论是墓葬形制、葬式葬具还是随葬品摆放方式,都十分少见,不仅丰富了金元时期的墓葬形式,更对金元时期原著民的葬俗、宗教信仰及历史背景的研究具有很高的价值。

  
    北周张氏家族墓地的发现,为研究关中地区北周墓葬形制、丧葬习俗,墓葬的排列、出土器物的演变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墓志记载张猥葬于万年胄贵里,张政卒于长安永贵里,这为北周时期长安城乡里研究提供了重要线索。同时志文中关于张氏父子生平、入仕等内容的记载,也有补史的作用。张政墓出土的石棺,保存完整,线刻细致,棺盖刻神兽、畏兽和莲花等图案,棺身四周刻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神,对石刻艺术具有重要意义。(杨军凯 辛龙 郭永淇)

    记者日前从陕西考古研究院获悉,自2008年7月开始,该院对位于西安市长安区韦曲镇皇子坡村北的45座古墓进行考古发掘以来,收获颇丰,其中编号为08烟草M42和M43的两座元代中后期的墓葬,相距不足6米,形制保存完整,出土器物较丰富。特别是M42出土有墓志,有明确纪年,系元代医学教授(类似于现在的医学院院长)武敬的墓葬。它的出土,为研究西安地区元代墓葬分期和关中地区儒士群体的境况提供了重要的考古材料。

  封门土坯墙位于第二天井与甬道之间,封门宽0.65、高0.91、厚0.57米。封门土坯墙分为内外两排,外侧土坯共有7层,土坯大多已残,完整者为0.35×0.20×0.08-0.10米(参见图一二)。

  清代墓葬共发掘13座,其中2座为大型砖室墓,11座为小型土洞墓。据墓葬分布情况,除3座为单墓外,其余10座墓分属两个家族墓地。

 
    2010年6月~2012年8月,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为配合西安航天基地服务外包产业园内基建项目,在西安市长安区韦曲街道办高望堆村西,清理发掘四座北周时期墓葬。其中三座纪年墓,分别为天和二年(567年)张猥墓(M11)、建德元年(572年)张政墓(M4)和天和六年(571年)张盛墓(M2),为北周时期家族墓(图一)。出土了陶俑、铜镜、石棺等大量随葬器物。
 
  
    张猥墓,长斜坡墓道单室土洞墓,坐北朝南。由墓道、甬道、封门、墓室四部分组成。墓道平面呈梯形,南宽北窄,长7米、南宽1.24米、北宽0.88米、坡长8米,深4.9米。甬道为拱顶土洞式,进深0.6米、宽1.24米、高1.40米。封门位于甬道南端,为两排条形青砖横向并列错缝平砌而成。墓室呈方形,南北2米、东西2.14米、壁高1.6米。顶部已塌,从迹象看,原应为穹隆顶。该墓早年已被盗扰,甬道顶部有直径约0.76米的盗洞。墓室内未发现棺木痕迹,西北部处有散乱的人骨,葬式、葬具不清。出土铜钱、铁镜及墓志一合。铜钱,铁镜位于墓室西北部,墓志位于墓室口。   

图片 3

  M9出土的一面八瓣葵花形规矩纹铜镜,银白光洁,合金成分含锡比例较大,颇具特色。按已有报道的资料,发现最早的一面葵花形镜是出土于唐玄宗开元十年(722)杏园卢氏唐墓M1137之中⑧。从镜的形状来看,葵花形镜出现于盛唐时期,主要流行于唐玄宗天宝年间(742)至唐德宗贞元末年(805)中唐时期⑨;以镜背纹饰而言,规矩纹镜盛行于西汉晚期至东汉初期,东汉晚期至魏晋这种纹饰逐渐消失,隋唐时期的四神镜背面装饰在内区布局有“规矩配置”即由大方格和V纹分成四区,这种镜背纹饰具有汉代铜镜的传统因素,其所处阶段被认为主要在隋至唐高宗时期⑩。M9的这面葵花形规矩纹镜应是盛唐时仿汉代铜镜装饰因素而制。

  金元时期砖室墓

张政墓出土骑马吹排箫俑

  据段毅介绍,自20世纪50年代末以来,在西安周边陆续有元代墓发掘报道,大略统计在30座以上,然而有明确纪年出土的墓葬数量并不多。(本报记者 杨永林 张哲浩)

图片 4

  M6墓室

图片 5

  竖穴墓道、近圆形单室土洞墓室及墓室中的多壁龛,是这两座墓葬形制的主要特点,在已见诸发表的西安郊区元代墓中较少见,在墓室中构筑多壁龛并放置随葬品的做法,当是汉唐以来汉族地区葬制的沿袭。出土的陶俑造型细腻传神,栩栩如生,表面黑亮光滑,特别是陶俑服饰外貌各不相同,丰富多彩,对研究这一时期工艺美术和服饰提供了宝贵资料。

  (一)墓葬形制

      清代籍巨卿家族墓M13~M16

张政墓出土骑马仪仗俑

  据陕西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段毅介绍,M42、M43均开口于耕土层下,斜坡底竖穴墓道土洞墓,墓室平面呈圆形,墓顶形制有差异。

  本文出自《考古与文物》2007年第5期,31-43页。

  太谷县隶属山西省晋中市,地处汾河中游的晋中盆地。南畛墓地位于太谷县胡村镇桑梓村南约500米处的乌马河北岸台地上,地势平坦。2017年2月底至5月初,为配合太焦高铁太谷段的地下文物保护工作,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组织考古队对墓地开展了考古发掘工作。在为期两个多月的发掘中,共发现金元和明清时期墓葬18座。因墓葬分布不集中,依据实地情况将发掘区由东向西分为Ⅰ区、Ⅱ区、Ⅲ区。Ⅰ区发掘金元时期墓葬3座(M6、M7、M12),清代墓葬9座(M1~M5、M8~M11);Ⅱ区发掘清代墓葬4座(M13~M16);Ⅲ区发掘明代墓葬2座(M17、M18),破坏严重已成空墓。

  
    M3与张盛墓、张政墓并列,东距张盛墓10米,西距张政墓15米。长斜坡墓道单室土洞墓,坐北朝南,开口扰土层下。平面呈甲字形,自南向北依次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南宽北窄,长斜坡底,东西两壁自南向北趋于内斜,长3.9米、南宽1.3米、北宽1.2米。内填黄褐色五花土。甬道平面长方形。拱顶,顶及东西两壁上部已坍塌。进深0.6米、宽1.4米、直壁残高0.8米。土坯封门,已倒塌。墓室平面为横长方形,穹窿顶。顶及四壁已坍塌,东西长2.6米、南北长2.1米、壁残高1.0米。墓室淤土内发现棺木朽痕,扰乱严重,木棺尺寸不详。墓室北部设东西向生土棺床,棺床上置一木棺,已朽,合葬两具人骨,头西足东,仰身直肢。棺床高0.6米、棺长2.1米、西宽0.9米、东宽0.8米。该墓亦被严重盗扰,出土布泉、铜带扣1件。

图片 6

  执笔:陈晓桦 余军

  M13和M14两座大型砖室墓被盗扰破坏严重,室顶早已无存,但残存尚可辨其大体形制。两墓建造方式基本形同,形制及规模略有区别,M13为双墓道双室砖墓,M14为三墓道三室砖墓。现重点介绍M14。

 

  其中M42平面略呈凸字形,“凸”字底部成圆形,坐北朝南,方向173度,由墓道、封门、墓室及壁龛组成。

  (2)铜合页3件(M9:2-4),出土在墓室东侧,合页两端正面呈椭圆如意形,中间转轴为铁质,可以转动,背面铜片为半椭圆形,用三个铜铆钉铆制而成。长4.8、宽2.5、厚0.9厘米(图一〇,2)。

  发掘Ⅰ区的M1~M5、M9等6座墓,据墓葬间排列关系、符瓦信息综合判断,同属籍继哲家族墓地,下葬时代在嘉庆至同治年间。墓葬均为小型土洞墓,洞室平面呈前窄后宽的梯形,墓道平面呈前窄后宽的长梯形,封门为条砖或土坯垒砌。墓葬通长在4.8~5.3米间,墓向在24°~30°间。墓葬均为夫妻合葬墓,除M2为三人合葬外,其余均为双人合葬,均头朝南,分为一次葬和二次葬,一次葬基本为仰身直肢,二次葬人骨大多置于小木棺内。这6座墓,共历3代,自南向北排列。M5为第一代;M1、M2、M3为第二代,其中M3男性墓主人为籍继哲;M4、M9为第三代,其中M9男性墓主人为籍权道,妻为杜氏,M4男性墓主人为籍权伦,妻为孙氏。墓葬出土器物有符瓦、黑釉瓷罐、青花瓷药瓶、白釉瓷鼻烟壶、铜钱、铜烟袋嘴、铜烟袋锅、铜发簪、铜顶戴珠、铜质或玻璃质扣子、银耳环和小砂壶等35件/套。无论男女墓主人,普遍随葬有黑釉瓷罐和符瓦各1件,是其固定组合。黑釉小瓷罐是下葬时为墓主人准备的盛放食物的“衣饭钵”。符瓦置于棺盖板上,凸面朱书或墨书镇墓符文类如:“亡者安宁、生者永吉”“故气伏尸、回凶作吉”等,凹面有的墨书或朱书墓主人姓名、寿命、生卒年月日及时辰等。

  
    张政墓,位于张盛墓正西25米。长斜坡墓道单室土洞墓,坐北朝南,开口扰土层下。平面呈甲字形,自南向北依次由墓道、过洞、天井、甬道、墓室组成,总长11.52米、墓室深5.6米。墓道平面呈南宽北窄的梯形,长斜坡底。东西两壁自南向北趋于内斜。墓道长3.3米、南宽1.3米、北宽0.9米。过洞已塌,长1.7、底宽1.3米。天井被盗洞打破,从上部坍塌至底部。甬道平面略呈北宽南窄的梯形。拱顶,顶及东西两壁上部已坍塌。进深0.8米、北宽1.4米、南宽1.3米。墓室平面为横长方形,穹窿顶。顶及四壁已坍塌,东西长3.3米、南北长2.5米、壁残高1.2米。

武牟男俑

  甬道为土洞拱形顶,东西宽0.80、进深0.40、高0.76米。

  发掘Ⅱ区4座清代墓属另一支籍氏家族墓地,墓向32°~38°。M15、M16为普通的小型土洞墓,形制、葬俗与Ⅰ区清代土洞墓相同;M13、M14为大型多室砖墓,葬俗亦同。据出土墓志内容和符瓦信息,结合墓葬排列关系,可知这四座墓同属籍巨卿家族墓地,共历三代,自南向北排列,下葬时代在嘉庆至同治年间。M14为第一代,男性墓主人为籍巨卿;女性墓主人依次为其元配及继配——车氏、石氏、曹氏、郭氏。M13为第二代,男性墓主人为籍体充,嫡长子,先其父巨卿卒;女性墓主人三位,其中两位可知为其元配解氏和继配段氏。M15、M16为第三代。M16男性墓主人为籍贡兰,嫡长孙,墓志载其为“承重孙”,因其父体充早卒而承担了主持其祖父巨卿丧葬之礼的重任;女性墓主人两位,其中一位为其元配游氏。M15男性墓主人可能是庶出的长孙贡琅或嫡次孙贡瑾,以贡琅的可能性最大;女性墓主人两位,其中一位为其继配杨氏。此4座墓葬共出土器物有符瓦、黑釉瓷罐、银簪、银耳饰、铜帽顶戴、鎏金铜带扣、铜或鎏金铜扣子、嵌玉鎏金铜发饰、铜烟袋锅、铜烟袋嘴、玻璃烟袋嘴、白玉头花和石墓志等40余件/套。

  
    根据墓志记载,墓主人张盛,字景兴。京兆郡守、洛谷镇将张猥三子。魏文帝时任殿中外监,历任司士上士、吏部上士、平东将军、洛州别驾摄长史。天和六年(571年)七月廿四日薨于州治,享年五十四岁,赠平东将军宜州刺史,天和六年十月十日葬于京城南。

  段毅说,上述两座元代墓葬,保存较好,无论是墓葬形制还是出土物均极为相似,且相距不远,为同一时期家族墓的可能较大,M42出土有墓志,墓主人身份及其埋葬时间确切。据墓志记载,墓主人武敬逝于元皇庆壬子(1312)年,终年67岁,身份为元延安路医学教授,出身儒医世家,并以孝悌闻。

  (7)马俑(M1:18)1件。残存头及臀部,有平踏板,不可复原。头残长15.5厘米(图四,3)。

  M6陶棺

发掘单位: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    发掘领队:杨军凯 

  标本M1:3与M1:7造型基本相同,残缺右腿,身高为59厘米。所不同的地方是头顶塑左手臂,直立高举,手心向后,手臂稍偏向左侧(图五,1;图三,1)。

  M7彩绘仿木门结构墓门

  
    根据墓志记载,墓主人张政,字景遵,南阳人,张猥长子。大统年间,宇文泰创立府兵制,张政以乡帅领乡兵,东征西讨,屡有战功。除旷野将军,殿中司马,寻授襄威将军,给事中,俄转宁远将军,右员外常侍,诏授镇远将军。北周建德元年(572年)五月十七日卒于长安永贵里,享年六十二岁,以其年十一月十一日下葬。

  两个天井。第一天井,位于第一过洞和第二过洞之间,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1.3、上口东西宽0.50-0.53、底宽0.75米。第二天井,位于第二过洞和甬道之间,南北长1.63、上口宽0.47、底宽0.71-0.65米。底呈斜坡状。

  M6为长梯形多龛砖室墓,由墓道、墓门、甬道及墓室等几部分组成,通长约6.18米。墓道为长方形竖穴式土坑,开口长1.9米、宽1米、深3~3.3米。墓道底呈前高后低的斜坡状,前端有一高约1.4米、宽约0.2米的窄生土台,左右两壁前端自上而下共分布脚窝5个。墓道后端接长方形土圹,墓门、甬道及墓室在土圹内砖砌。墓门呈拱形,直壁券顶,内宽0.82米、内高1.18米。封门由砖、石、土坯等杂乱混砌。甬道为直壁券顶,底平坦,未铺砖,低于墓室底铺砖约6厘米。甬道长0.7米、内宽0.82米、内高1.18米。甬道券顶上前端错缝平砌一排砖墙。墓室平面呈长梯形,前宽1.16米、后宽1.04米、中长3.2米,室内通高约1.38米。墓室底错缝平铺一层条砖。室墙为直壁,条砖错缝平砌。室内共发现砖砌壁龛11个,各龛龛底铺砖,与室底铺砖齐平。后壁中部龛为主龛,最大,编为1号龛,直壁,叠涩内收成平顶。左右两长壁各有5个龛,自后往前分别编号为2号~6号和7号~11号龛,形制大小相近,为直壁内收成平顶。室顶自左右两长壁顶起用条砖橫纵交替向上叠涩内收而成,顶层用两排甃立条砖,一高一低相错封顶,在顶部形成一内凹的中轴线。室顶因受力不均已发生变形,前半部还有大面积浇白灰现象,应起加固作用。墓室内所葬人骨至少有15具,均保存很差,缺损严重。除6号龛内散置的零星人骨不明个体数且无葬具外,其余确定个体数的14具人骨均以大瓷罐、大陶罐或陶棺作为葬具,其中11具为火葬,3具为二次葬。可鉴定的人骨有10具,性别有男有女,年龄有中年、青壮年和幼年。葬具除8号龛陶棺内葬一男一女2具人骨外,其余均放置一具人骨。葬具内大多随葬有带盖瓷钵。葬具放置以龛为单位,位于龛内、龛口或龛口旁,每龛有单人葬、双人葬或三人葬。10号龛和11号龛为空龛,尚未来得及下葬。综合葬式、人骨鉴定初步结果分析,墓室内的壁龛应是相对独立的埋葬单位,M6是一墓多龛,亦可以说是一墓多室。从发掘情况看,该墓所有人骨应非一次迁葬,墓室应经过多次开启。此外,该墓内所葬人骨多为火葬,前述M7和M12内所葬人骨亦有火葬者,推测此三座金元时期砖墓遗存可能与佛教信仰有关。

  
    M3墓葬形制与张盛、张政两墓基本相同,出土北周货泉一枚,可见与两墓时代相近。从所在位置来看,与两座张氏墓并排,又居于两墓之间。张猥墓志载其有子三人,景遵(张政)、景保、景兴(张盛)。因此推测该墓主人为张氏家族成员,目前该墓资料正在整理之中。

  为配合银(川)——武(汉)高速公路同(心)——沿(川子)固原段施工建设,2003年11~12月及2004年3~4月间,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固原市原州区文管所的配合下,对固原市南源开发区一带的路基沿线进行了钻探,面积3万多平方米(图一)。在市农校西约400米处的路基地段,先后共发掘墓葬43座。其中东汉砖室墓2座,北朝及隋墓7座,中小型唐墓34座(其中唐砖室墓2座)。该墓地西南的小马庄、王涝坝一带即为隋唐史氏及梁氏墓地。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王俊 穆文军 贾志斌

 

  人面镇墓兽(M1:8)后无尾,其头戴兜鍪,耳部外翻,作踞蹲状,前足直立,足为三趾,头生五角。头顶贴塑左臂及手的造型,握拳上举,手心向后,其两侧各有两个向上弯曲的角。圆脸,双目圆睁。通高40厘米(图七,1;图六,下)。人面镇墓兽的兜鍪及后背施赭石色,然后用墨点画麻点纹。脸部及前胸涂白色,再在脸部用墨点成麻点纹,口部涂红,唇下用墨画一撇小胡须,眉弓和眼球涂黑色。前肢上部两侧用墨画出向后斜向的数道鬃毛,正面用墨色画成长椭圆形的甲片状,足爪尖端涂黑色圆点纹。

  (3)铜钱1枚(M9:5),为“开元通宝”,出土在棺内死者盆骨位。径2.5厘米(图一一,2)。

  棺床位于墓室西壁下,在棺床之上清理出骨架1具。因该墓盗扰严重,人骨散乱,但尚能看出为头南足北的仰身直肢葬,死者为女性,年龄在15-18之间。

图片 7

  一、2003GNM1

  M15平面形状呈“刀把”形,坐北朝南,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向165°,墓全长6.70米(图一四)。

  墓室位于甬道后,平面略呈梯形,东壁长2.90、西壁长2.80、南壁宽2.30、北壁宽1.90米。墓门居于墓室南壁东侧,东西宽0.60、高0.70米。墓室四壁平直,保存较好,现存高度为1.90米。墓室东壁与墓道东壁基本平直在一条直线上。墓顶已塌落,顶高不明。

  (5)跪拜俑(M1:11)1件。跪拜俑出土位置在墓室东部,位于兽面镇墓兽之后。其头戴黑色幞头,身穿长袖袍,腰束带。双臂双膝着地,脸面朝向左侧,右耳对地作伏听状。长29、高13厘米(图八;图九,2)。

  甬道宽0.60、进深0.90、高1.40米,为土洞拱形顶。

  绘图:屈学芳 陈晓桦

  ⑩孔祥星、刘一曼《中国古代铜镜》第173页,文物出版社,1984年。

  墓内出土遗物大多分布在墓室东半部,有陶俑7件。其中武士俑2件、镇墓兽2件、跪拜俑1件、鸵俑、马俑各1件,陶罐1件、铜钱3枚以及漆器等。

  在距墓道南端3米处的墓道西壁,有向内掏挖的壁龛。其平面呈长方形,南北宽1、进深1.04、高0.80米。龛内殉葬羊一只,羊骨完整,摆放自然,头向东,左侧横卧在壁龛中。应为埋葬死者后,杀生殉葬作为祭奠。

  铜钱3枚。均“开元通宝”,M29:1①-②,钱径2.5厘米;M29:2,钱径2.4厘米(图一一,5-7)。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永利皇宫注册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新疆太谷南畛墓地意识金元砖室墓和西晋家族墓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永利中蒙联合考古队发现疑似匈奴统治中央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