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 > 永利皇宫注册网址 > 走出国门:社科院考古所运行玛雅文明科潘遗址

原标题:走出国门:社科院考古所运行玛雅文明科潘遗址

浏览次数:102 时间:2019-11-16

图片 1
测量  

中国赴玛雅文明科潘遗址发现玉坠等遗物 发布时间:2016-01-19文章出处:香港中通社作者:公孙一点击率: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最新消息说,该所2015年前往洪都拉斯玛雅文明城邦科潘遗址考古工作取得重要初步成果,已出土翠绿小玉坠、人面形焚香器盖、龙首雕刻等丰富遗物,为下一步深入考古发掘、研究奠定了重要基础。 中国科潘考古队执行领队、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李新伟研究员介绍说,科潘(繁荣期约为公元5-8世纪)是玛雅文明最重要的核心城邦之一。该遗址包括核心神庙宫殿区和贵族居住区两大部分,面积约2平方公里,保存有高大的金字塔式庙宇、墓葬、王宫和贵族居址等重要遗迹,出土有大量代表玛雅文明最高水平的雕刻、艺术品和文字,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一直备受国际社会瞩目。 2015年7月,中国科潘考古队选定编号为8N-11的贵族居址进行发掘,考古工作正式展开。该居址面积约4000平方米,四面均有房屋建筑,形成一个封闭院落,等级仅次于王宫,时代为科潘王朝最末期的第十六王时期。中国科潘考古队清理发掘区密布的丛林树木,并完成整个遗址测绘和三维模型製作后,决定先对最高大的北侧中心建筑进行发掘,发掘面积约600平方米。 李新伟称,目前,8N-11北侧中心建筑的正面已完全暴露,东侧也已经清理完成,西侧清理到第二层台基,后侧建筑主体部分清理完成。该建筑的结构大体包括底部基座、第一层台基、第二层台基、第三层台基和主体建筑,其中第三届台基倒塌严重、主体建筑墙体已完全倒塌。建筑正面从地面到第一层台基顶部,为东西贯通的五层台阶。“由地层堆积情况初步推测,建筑的倒塌是个长期的过程”。 他说,在第二层台基本体和倒塌堆积中发现大量雕刻残块,包括台基东、西两侧各有3组雕刻,后侧有4组雕刻,各组雕刻内容相同,为新年符号、绳索、交叉火炬和人面符号的複合体。台基和建筑倒塌土中遗物很少,在底层台基西北角出土长3厘米、宽2厘米的翠绿小玉坠1件,推测与仪式活动有关。 北侧中心建筑东、西两侧各有一附属建筑。在中心建筑与东侧附属建筑间的夹道内,有厚约50厘米的堆积,包含大量可复原陶器的碎片、动物骨骼、黑曜石残片和残石器等遗物,当中出土1件人面形焚香器盖,表情细腻生动。在西侧建筑正面发现1件非常精美的龙首雕刻,还有动物下颌、舌尖和牙齿等雕刻残块。“这些雕刻应为大型雕刻组合的部件,推测西侧建筑未发掘部分应有更多雕刻”。 此外,在此堆积顶部,发现房屋顶部装饰、神像羽毛冠残块、神像水莲花头饰残块的雕刻残件各1块。李新伟认为,由此可以推测中心建筑有神像雕刻,而且该堆积是整个贵族居址废弃不久后,新的居民在此生活的遗留,这对研究科潘遗址衰落原因和过程具有重要学术价值。 李新伟表示,中国科潘考古队迄今完成的遗址发掘及丰富遗物出土等考古工作,为探讨8N-11北侧建筑的功能提供了重要资料,而8N-11位于进入科潘核心区必经之路的北部终点,北侧建筑又是外界进入科潘看到的第一个重要建筑,三层台基结构也凸显此建筑的特殊地位,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据悉,2014年7月,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考古所所长王巍考察科潘遗址,并在洪都拉斯总统见证下与该国人类学和历史学研究所签订合作协定,决定派中国考古队赴科潘遗址进行考古工作。2015年,中国社科院还将科潘遗址考古和玛雅文明研究列入创新工程重大课题予以支持。 作为中国科潘考古项目总负责人,王巍指出,到洪都拉斯考古研究玛雅文明遗址,表明中国国力的提升和国际话语权的增强,也是中国迈向考古强国的重要举措。他希望通过科潘项目持续开展中美洲文明研究,推动中国考古更多在国际舞台上发声。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最新消息说,该所2015年前往洪都拉斯玛雅文明城邦科潘遗址考古工作取得重要初步成果,已出土翠绿小玉坠、人面形焚香器盖、龙首雕刻等丰富遗物,为下一步深入考古发掘、研究奠定了重要基础。 中国科潘考古队执行领队、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李新伟研究员介绍说,科潘是玛雅文明最重要的核心城邦之一。该遗址包括核心神庙宫殿区和贵族居住区两大部分,面积约2平方公里,保存有高大的金字塔式庙宇、墓葬、王宫和贵族居址等重要遗迹,出土有大量代表玛雅文明最高水平的雕刻、艺术品和文字,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一直备受国际社会瞩目。 2015年7月,中国科潘考古队选定编号为8N-11的贵族居址进行发掘,考古工作正式展开。该居址面积约4000平方米,四面均有房屋建筑,形成一个封闭院落,等级仅次于王宫,时代为科潘王朝最末期的第十六王时期。中国科潘考古队清理发掘区密布的丛林树木,并完成整个遗址测绘和三维模型製作后,决定先对最高大的北侧中心建筑进行发掘,发掘面积约600平方米。 李新伟称,目前,8N-11北侧中心建筑的正面已完全暴露,东侧也已经清理完成,西侧清理到第二层台基,后侧建筑主体部分清理完成。该建筑的结构大体包括底部基座、第一层台基、第二层台基、第三层台基和主体建筑,其中第三届台基倒塌严重、主体建筑墙体已完全倒塌。建筑正面从地面到第一层台基顶部,为东西贯通的五层台阶。“由地层堆积情况初步推测,建筑的倒塌是个长期的过程”。 他说,在第二层台基本体和倒塌堆积中发现大量雕刻残块,包括台基东、西两侧各有3组雕刻,后侧有4组雕刻,各组雕刻内容相同,为新年符号、绳索、交叉火炬和人面符号的複合体。台基和建筑倒塌土中遗物很少,在底层台基西北角出土长3厘米、宽2厘米的翠绿小玉坠1件,推测与仪式活动有关。 北侧中心建筑东、西两侧各有一附属建筑。在中心建筑与东侧附属建筑间的夹道内,有厚约50厘米的堆积,包含大量可复原陶器的碎片、动物骨骼、黑曜石残片和残石器等遗物,当中出土1件人面形焚香器盖,表情细腻生动。在西侧建筑正面发现1件非常精美的龙首雕刻,还有动物下颌、舌尖和牙齿等雕刻残块。“这些雕刻应为大型雕刻组合的部件,推测西侧建筑未发掘部分应有更多雕刻”。 此外,在此堆积顶部,发现房屋顶部装饰、神像羽毛冠残块、神像水莲花头饰残块的雕刻残件各1块。李新伟认为,由此可以推测中心建筑有神像雕刻,而且该堆积是整个贵族居址废弃不久后,新的居民在此生活的遗留,这对研究科潘遗址衰落原因和过程具有重要学术价值。 李新伟表示,中国科潘考古队迄今完成的遗址发掘及丰富遗物出土等考古工作,为探讨8N-11北侧建筑的功能提供了重要资料,而8N-11位于进入科潘核心区必经之路的北部终点,北侧建筑又是外界进入科潘看到的第一个重要建筑,三层台基结构也凸显此建筑的特殊地位,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据悉,2014年7月,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考古所所长王巍考察科潘遗址,并在洪都拉斯总统见证下与该国人类学和历史学研究所签订合作协定,决定派中国考古队赴科潘遗址进行考古工作。2015年,中国社科院还将科潘遗址考古和玛雅文明研究列入创新工程重大课题予以支持。 作为中国科潘考古项目总负责人,王巍指出,到洪都拉斯考古研究玛雅文明遗址,表明中国国力的提升和国际话语权的增强,也是中国迈向考古强国的重要举措。他希望通过科潘项目持续开展中美洲文明研究,推动中国考古更多在国际舞台上发声。

科潘是玛雅文明最重要的核心城邦之一。该遗址包括核心神庙宫殿区和贵族居住区两大部分,面积约2平方公里,保存有高大的金字塔式庙宇、墓葬、王宫和贵族居址等重要遗迹,出土有大量代表玛雅文明最高水平的雕刻、艺术品和文字,一直备受国际社会的瞩目,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图片 2遗址地形图 2014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巍所长一行对科潘遗址进行了考察,与洪都拉斯人类学和历史学研究所签订合作协议,并与哈佛大学合作,联合开展科潘遗址考古工作。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将科潘遗址考古和玛雅文明研究列入创新工程重大课题予以支持。2015年7月,考古工作正式展开,选定编号为8N-11的贵族居址进行发掘,目前发掘工作在顺利进行中。 8N-11贵族居址面积约4000平方米,由一个封闭院落和周围附属建筑组成,其地位仅次于王宫。1990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主持的考古队对居址东部进行了发掘,在东部建筑的中心主室内发现了雕刻有日、月和星宿神图案的石榻,表明居址主人可能是与天文观测有关的上层贵族,对深入了解科潘政治体制和权力运作方式具有重要意义。居址中出土的各类遗物对研究科潘遗址的发展演变也极具价值。这样一处具有很高学术价值且规模适合的居址非常适合初次涉足科潘考古的中国学者。 7月中旬到8月中旬,考古队在清理了发掘区内密布的丛林树木,并完成整个遗址的测绘和三维模型制作之后,决定先对最高大的北侧建筑进行发掘,发掘面积约600平方米。图片 3发掘前清理地表-砍树 参考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发掘和科潘其他贵族居址的发掘,可知此类建筑均有一级或两级石砌台基,台基上为石砌建筑,主要建筑四面均有石雕装饰。台基建筑方法大致为1)平整地面,2)以外表规整的石块砌成一圈矮墙,3)在墙圈内填充卵石、可能是加工砌墙石产生的碎石块、沙土和黏土,其中杂有碎陶片,4)将台基顶修筑平整,抹厚石灰。建筑直接在台基顶面起建,其墙体有的为内外两层,外侧为规整的砌墙石,内侧为不甚规整的卵石;有的为三层:内、外均为规整的砌墙石,中间填卵石,碎石块等。台基和其顶部的建筑均已经倒塌,形成巨大的土丘。 因此,发掘中的主要遗物为三类石块:雕刻残块、较规整的砌墙石和不规则的填充石。其中填充石又主要包括卵石和加工砌墙石时产生的废料。此外,台基和墙体的填充物中包括取自附近文化层的土壤,其中会包含破碎的陶器等遗物。一些房屋内会保存雕刻石榻、象形文字雕刻和陶器等其他遗物。 发掘的主要目的是揭露出残存的台基和建筑未倒塌部分,并尽量将倒塌部分复原回原位,尤其是要复原雕刻的原貌和位置。为尽力达成此目的,参考哈佛大学以前的工作模式,考古队制定了详细的工作方案,包括以下要点: 1)以全站仪布设2米x 2米的探方网,编号为其西南角的坐标。优先选择台基转角及台基顶部暴露出建筑墙体的部分发掘,根据发掘获得的线索,逐步扩展发掘面积。图片 4测量 2)每个探方的每一个层位发掘前,先绘制其表面石块分布图,并拍摄照片生成正摄影像。对每一个石块进行编号,并以全站仪测定每个石块的位置。图片 5绘图 3)对每块砌墙石和雕刻残块均以“小件”处理,进行编号和记录。图片 6筛土 4)对于填充卵石和石块在测量位置后可以取走,对于砌墙石和雕刻残块则尽量保留其原位,以便分析和复原。 5)保留一南北向和一东西向的大剖面,以分析房屋倒塌和堆积形成过程。图片 7遗址3D模型 8月21日,发掘工作正式开始。截止目前,已经发掘探方53个,集中在建筑的西半部分,均揭露完第一层。由暴露的现象可初步推断,北侧建筑包括中殿,西殿和东殿。底部为一大型台基,东、西两殿建筑在此台基的两端。中部有第二层台基,中殿建立在此台基之上。在南侧正中位置的探方中,已经暴露出居中的主殿的两层台基上的台阶。偏西侧接近地面探方中也暴露出台阶,应是西殿的台阶。顶部正中探方暴露出墙体的局部,可能是主殿的墙体。图片 8探方分布图图片 9建筑南侧台阶图片 10王宫区29号建筑雕刻 在中部主殿与西侧建筑的交接处,发现雕刻残块6件,推测雕刻内容为新年符号、交叉火炬符号和人面符号的复合体。新年举火是玛雅城邦王族的重要仪式,此符号在王宫区的第29号建筑上也有发现,表明了8N-11与王室的密切联系。此外,在底层台基西北角的一块大型转角石上,出土长3、宽2厘米的翠绿小玉坠一件,推测此建筑与举行仪式活动有关。图片 11雕刻残块图片 12出土玉坠 随着考古发掘工作的继续开展,我们期待有更多重要发现。 中国考古网也将对后续的工作进行跟踪报道。

图片 13
筛土  

图片 14
绘图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永利皇宫注册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走出国门:社科院考古所运行玛雅文明科潘遗址

关键词: 永利

上一篇:“咸猪手”那豆蔻梢头中文词汇的前生今生,绝

下一篇: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二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