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 > 永利皇宫注册网址 > 儿时磨面粉

原标题:儿时磨面粉

浏览次数:132 时间:2019-11-16

原标题:关中岁月——淘粮食磨面

清明节,陪爸妈回老家上坟。

在我儿时已经是吃得饱饭的,没有闹饥荒的经历,只是馋了些。

人大概是不会忘记任何东西的,那些生命中出现的人和事只是被我们寄放在大脑里某个看不见的地方,你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它就会跳出来。就像此刻,凌晨四点,想起了小时候村子里的磨面机子,陕西方言叫“wei面机子了”。

关中岁月——淘粮食磨面

一大早,爸妈就装好了麦子,准备拉去邻村磨面。因为我们走的时候要带面粉的。我问爸妈:自家村子就有磨面的,为何非要那么远拉去邻村呢?  爸说:咱村磨的面太湿,不好存放,容易坏,邻村的机器大些,有吹风机,磨的面比较干,可以放的时间长些。   为了不想让我来回耗油,爸还准备用人力车拉着去,最后硬是被我拦下,把麦子装在后备箱拉着去磨面。

家乡是产小麦和水稻的,所以主食就是米面。丰收的小麦一部分交公粮一部分卖钱,总会留下足够的小麦和水稻都分别屯起来,自家食用。那会也是有成品米粉在粮油门市部里销售的,在意识里门市部里的东西都是城里人的专属,我们乡下人守着穴子(屯粮食的器具)最为踏实,毕竟在每次的大饥荒中死的多为农村人。

那会不像现在都是买现成的面粉,而是拿着粮食去wei面,家里面快用完了,妈妈就会装上两袋小麦,袋子都是各种化肥袋子,随便喊个孩子来张着袋子口,妈妈把瓮盖揭开,然后一簸箕一簸箕把麦子从瓮里倒进袋子里,每当一簸箕倒进去,就会有一股眯人眼睛的土气浮起,那是麦子里夹杂的土的气息,待装满了,就扎上袋口,用自行车或者架子车驮着或者拉着送去有wei面机子的人家,凑巧的是那家就在我家对门。

吕西群

到了之后,我和爸一起把两袋麦子从后备箱抬出来,爸借了一个手推车,我们很吃力的把麦子放在上面,在我挪车的瞬间,爸竟然又一个人推着麦子走啦!等我停好车追上去时,只见一个袋子的口由于扎的不够结实,开了,撒了一地的麦子。爸心疼的抱怨妈妈没有把口袋弄好,我说:没事,你先推着另外一袋去吧,我来收拾。虽然最后还是和爸一起捡拾完地上的麦子并且装袋搬运,但是地上依然有遗留的颗粒,因为怕和石子一起装进麦子里,我只好硬催爸结束算了。

图片 1

我不了解wei面的机械原理,只记得前后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大概是去土去杂物,粮食倒进一个机器,马达转起来,小时候我就爱看露在外面的三角带,一圈一圈不停地转,粮食出来后,就剩在一个长长的开口槽子里,然后妈妈准备一桶水放在旁边,用个飘舀点水撒在麦子上,然后用双手把下层的麦子翻上来,保证都能见上水,然后再仔细把麦子里夹杂的小石头等等拣出来,就这样从槽的一头一点一点捡到另一头,然后再来一遍,就算完工,有时候wei面的人家不只一家,大家就边捡夹杂物,边说笑,嗓门扯得很大,因为旁边有轰轰响的机器。

关中平原,黄土肥厚,勤劳的陕西人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用他们的双手,创造着幸福生活。

进去磨面的场地后,我们先是称重,178斤的麦子,不知道会磨出多少面呢?

从小麦到面粉,还是有很多程序要做的。因为小麦在入穴子前都被拌过杀虫剂,我家一般拌的是敌敌畏,防止粮食生虫,但是无法阻止老鼠的侵扰。开春之后老妈都会舀处几袋子小麦准备磨面粉。其中最累的就是我了。

过上几个小时,小麦差不多晾干了,就可以正式wei面了,记得wei面机子很高很大,麦子倒进去,不一会儿,白白的面粉就从下面一个口口流出来,妈妈就守在那里,每当落下的面粉堆积太多快要堵住出口时,就要把面粉铲到一边,待wei完面了,妈妈又叫个孩子张着面粉袋子口,她又把磨好的白白的面粉一簸箕一簸箕地倒进袋子,此时浮起的不再是尘土,而是白雾,然后扎起口袋,再用自行车或者架子车驮着或者拉着回家去了,而此时妈妈已然成了一白人,衣服上全是白白的面粉,卸下面袋子,妈妈就会去换衣服、洗脸,收拾自己。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永利皇宫注册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儿时磨面粉

关键词: 永利

上一篇:核定中华夏族民共和国·2017(国学卡塔 尔(阿拉

下一篇:没有了